二疗五日🥱

上午睡完下午睡,说到就要做到。

今天做的唯一一件算得上“事”的,是又折腾了一下床位的摆设。

标准的四人病房大概是这样的格局,床位由四块围帘分隔,设施包括:病床、带轮小桌、迷你电视冰箱组合柜、30cm高的带轮收纳箱、垃圾桶。

我睡在左下角的位置

上次入院的时候,我也时不时会挪挪家具的位置。但五人间的空间过于局促,只容稍稍做些微调,能保证夜间走动通畅就行。

我的床位大概就这样,小桌上有💻,床边通常会有一个输液架,角落里放着一个中号拉杆箱。

最开始是这样的

每天坐在床上实在是吃不消,我借了一把椅子过来,稍微腾了一些空间用作白天活动。输液架放置在靠外侧的空地上,夜晚就不容易碰撞家具吵到别人。

布局1

这样舒适度好了不少,但人总是想得到更多。一天之后,我发现床位右侧的空间是浪费的,我左手日常带着输液管,不太可能从右侧下床,那倒不如把空间最大化利用起来。

布局2

床挪到右侧,电视冰箱柜移到窗边,后面藏着行李箱。简单重组后,白天活动的空间是不是变得很宽敞?但,晚上就发现了很严重的问题。

我发现,临床的老大爷好像是这样布置的⬇️。

过于亲密

虽然他晚上不打呼噜,但50cm远处均匀的呼吸声还是让人觉得怪怪的。今天午睡后,我合计了一下空间的尺度,再次折腾了一番。

这个版本的话,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,应该都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。

我可能还是太闲了。

《“二疗五日🥱”》 有 8 条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