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天

下弦月是清晨的礼物。

今天千叶最高17摄氏度,太阳烘烤下感觉自己快有点酥脆了。

明天会换留置针,整整使用21天,没有出现疼痛或阻塞之类的情况。算了一下,从住院以来,已经灌了这么多电解质到我的身体里了。

淋巴瘤的一个症状就是容易疲倦,入院后的一大好处就是可以随时休息。回想起最忙的2020年,我在负责「微视app」的自拍特效设计,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和胡闹的业务老板,整个团队都顶着巨大的压力艰难应对。和很多伙伴一样,我每天睡觉都在凌晨2点之后,早上爬起来又要面对一周三次的、冗长空洞而官僚的项目汇报会议,循环往复。

那时常常会感觉体力不支,但项目内部的混乱和压力让人无处可躲。

深圳市南山区深南大道9988号

在公司最后的半年,我们的工作地是大族激光科技中心。那是一个拥挤的工作空间,午睡只能利用过道和工位的角落,支个简易的行军床小憩一会。记得有一天下午,我实在撑不住了,不停出虚汗(肿瘤症状)、头也胀痛难当。

但众目睽睽之下,实在没有能踏踏实实休息的去处。我寻了一圈,发现防火卷帘门后面有个一米宽两米深的死角,也顾不上肮脏,钻进去席地躺下便睡。结结实实地睡了两个小时才算得救。

现在想想,2020年应该是我肿瘤最严重的时期,颈部正前方有三个明显的淋巴结肿大,最大的接近鹌鹑蛋大小。2021年辞职后,因为可以充分休息,再加上几个月生酮饮食的辅助,淋巴结才缩小到蚕豆大的程度。

现在过上了可以随时睡觉的生活,是应该感激的吧。

后天就要用靶向药了,明天是个充电的日子,晚安。

《“第二十天”》 有 2 条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