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疗九日:佳罗华4

今天注射第四剂佳罗华。

早上医生来探视,我问了一下出院期间白血球低的话怎么办,飯塚医生说现在是白血球的低点,之后会慢慢回升的,下个月来门诊的时候检查就可以,野口教授会根据情况决定对策。

还问了PET-CT的事,是不是四疗结束之后再做呢?医生说,这里一般是六疗结束之后再做的,不过具体要看野口教授的安排,也有可能四疗后就做。

今天的血检结果,和上次区别不大。

11:15,八木医生装好了留置针。11:45吃了退烧药扑热息痛和地氯雷他定,并开始点滴泼尼松100mg,预防过敏反应。

上午的小雨悄悄变成了轻雪。

午饭送来的时候佳罗华还没有开始。比起先吃午饭,我更希望在佳罗华开始后半小时至一小时吃饭。按之前的经验,这个时间点进食可以压住胃部的不适感。我把午饭移进了电热饭盒,抓了几粒坚果先垫垫肚子。

因为心电监控器还在送来的途中,所以多等了一段时间。13:37,安装好过滤管后,开始点滴佳罗华。

过程很顺利,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。晚饭后,看护师去掉了留置针和心电监护。

下午看到大阪2025世博会的官方角色揭晓了,果然是我最喜欢的C方案!上次住院时看到官方角色评选的新闻,三个方案都蛮搞的,但就像有些网友评论说,A过于稳妥,没有什么突破性和趣味。B开始变得有趣,但过于温和,内在的力量感没有体现出来。而C呢……真的被日本的幽默感击中了,神经质、怪里怪气还有多种形态,哈哈这才是我想去大阪的理由!

就像冈本太郎「今日的艺术」中所说:

今日の芸術は、うまくあってはならない。きれいであってはならない。ここちよくあってはならない。

今日的艺术不能精巧,不能漂亮,不能让人舒服。

是呀,只有在中文的语境中,「角色」才被赋予了「吉祥」的标签。这背后的意图是不真诚的、官僚的、形式主义的包装。为什么「角色」一定要背负这些呢?难道不是传达精神理念、凸显时代的趣味就好了吗?

好看的、让人舒适的东西,世上已经有太多了,从当下看没有什么新意可言,也无法给这个时代留下有意义的标签。「那时候的人们凡事追求稳妥、处处以所谓的大局为重吧,真可怜!」后人可能会如此点评。

我很高兴日本能选出这样的方案,当然,我的同人创作(上图4)也突然获得了6位数的VV。

明天上午就要办理出院了,希望可以精神一点。

《“二疗九日:佳罗华4”》 有 5 条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