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院第一天

今天是个晴天,湾岸道路一直很通畅,我们按照约定时间到了医院。住院接待处的工作人员是个华人女孩,很快就帮我办完了各种确认手续。因为现在是禁止会面的时期,在病区门口告别了家人后,看护师就带我到了这个5人病房。

床位靠窗,视野开阔,阳光充足。

我的病情大概是这样:最早发现迹象好像是2018年,脖子正前方突然有3个很明显的淋巴结肿大,最大的可能有1.5-2cm。当时以为是身体炎症反应,就没当回事。2019年到深圳后,专门去南山医院内分泌科(记得是)做过检查,但医生摸了摸就说没什么问题,打发我回去了。

追溯2019-2020年的体检报告里,能看到有一些血项异常的记录,包括白血球、血小板,2020年11月的报告里提到了脾大的问题,这在2019年还没有出现。但因为体检报告最终只是一个pdf文档,没有人帮我解读,也就没往心里去。

2021年下半年,我经常去A诊所开痛风药,诊所的大夫指出了血象异常的问题,并帮我写了去大医院诊治的介绍信。当时我想有空再去吧,就一直搁置到2021年底。12月,因为一些原因,我去了另一家诊所。医生根据血检结果,同样给我开了介绍信——我才意识到,可能真的要去检查一下了。

搜索了一些资料后,我猜测自己可能是患了类风湿关节炎之类的免疫疾病,抱着这样的预期,我在风湿科做了检查。几天后看结果时,年轻的医生说不是风湿,把我转去了血液内科。

血液内科的主任查看了我的检查报告,随后安排我做了骨髓穿刺、PET-CT、淋巴结活检等项目。

2月3日,拿到了最终的诊断结果:滤泡性淋巴瘤,2级IV期,需要尽快住院治疗。

以上就是前面的故事。

测过核酸、介绍完病房设施后,担当看护师带我去一个小会议室讲解病情和治疗方法,和诊断阶段说过的差不多,大致意思就是由于我的肿瘤细胞比较多,需要先想办法先消灭一部分再使用靶向药物。否则,肿瘤被破坏时产生的大量代谢物,很有可能会导致肾脏功能不全。

给药顺序是:ステロイド(类固醇)——ベンダムスチン(苯达莫司汀)——オビヌツズマブ(佳罗华)。

讲解后过了一会,打印版本的纪要就送到病房了,很贴心

随后,药剂师来到病床,带走了我从家里拿来的各种营养素药片。主要是维生素BCD、CLA、Omega 3、叶黄素、睡眠辅助药等。大约两三个小时后,他把药品交还给我,表示全部都可以正常吃。

第一天的午餐是这样,简简单单,但南瓜泥里加了酸甜调味的洋葱粒,风味很不错。随午餐送来的还有一个表格,可以自己选择之后几天的早晚餐,有AB两种搭配。

果断选肉多的

检查了体温、血氧、血压,抽了几管血样,看护师就为我安装了留置针,开始每天的电解质输液。电解质会持续带走身体里的代谢废物。我问看护师这个需要每天打多久,她回答:实在抱歉呢,应该是要一直带着的。

啊,一直……

第一天已经开始服用类固醇了,是口服片剂。下午很无聊,我就拖着输液器在病区转了一大圈,到处都是类似的设施,循环的风景,实在没什么看头。

因为需要经常用到电脑版的谷歌翻译来沟通,我还是买了Wi-Fi卡。五天300日元倒是很便宜,让人开心的是速度也蛮快,病区部署的是千兆的AP。

六点多发晚餐,200g米饭真的好多,恐怕我过去的十个月里吃过的米饭加起来也没有200g吧。吃了一半,确实是好吃的味道。

今天还给了我一张统计表格,上面需要自己填写每次上厕所的尿量和时间段。

病房里有一台很大的暖风,就挨着我的床边,24小时运转。长袖睡衣的上衣实在穿不住,就只穿着速干T恤睡吧。被子都是多余的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