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

今天醒得很早,睁开眼睛闻到淡淡的消毒味道,我意识到自己并不在家。

早上,看护师帮我预约了上午的淋浴。提前十分钟左右,看护师会来拆掉输液器,把留置针做好防水包扎。病房实在过于温暖了,不洗洗这身汗真不行。

今天也按照一样的节奏口服类固醇、降尿酸药等,等待白血球上升、血液中肿瘤细胞下降。仔细看了一下用药计划表,2月14日才开始用苯达莫斯汀的话,出院的时间可能要延后?

病床躺着还是很舒服的,但坐时间长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臀部和腰部的支撑都不够,我只好把小桌子转了个方向,虽然没有靠背,但身体轻松了不少。

风景也不错!

此景,我却忘了带咖啡
泼尼松龙 (プレドニン,类固醇),一次6片不含糊

因为我要做一个专门的项目,病房管理人下午专门过来,说考虑到我的情况,要给我临时换进单人间,并且是免费的。天啊,太感谢了!

18000日元的房间

单间确实比多人间自在多了,还有室内专用的洗面池,生活上方便了很多。点滴还在一刻不停地继续,二十多个小时了……

埃索美拉唑

今天的饭菜丰富了一点,味道依旧清淡,好在我有自带的肉罐头和坚果。

一个人住单间还是很容易寂寞,下午和朋友联络了一下,聊了些治病之外的话题,心情放松了不少。

睡觉前看了看鱿鱼游戏,不太好,看得我胸口疼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